?
上?!凹t色電波”薪火相傳的故事
武鎖寧 2021-06-15 文匯報
分享: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這一天,也是上海電信業浴火重生的日子。在上海解放紀念日來臨之際,本刊特約紅色通信史專家武鎖寧實地調研采訪,為本版撰寫了這組文章,全方位地再現上海解放前后,紅色通信戰線的一批骨干進入上海,把紅色通信基因深深植入上海電信業、并得到代代相傳的故事和風貌。

紅色基因 造就當代電信

1949年“渡江戰役”勝利后,在繼續做好解放全中國的軍事通信保障的同時,來自第三野戰軍紅色通信戰線的數百名骨干,在第三野戰軍通信聯絡分局局長曹丹輝的率領下,對中國最大城市的、也是當時全國網絡規模最大的上海電信業,展開了有序的接管工作。從而把寶貴的紅色通信的基因深深植入了上海電信業,實現了紅色通信事業在上海的薪火傳承。

主力陣容 接管電信

新中國成立之初,中央軍委對電信接管工作高度重視,第三野戰軍通信聯絡分局的5位局領導中就有4位進入了電信行業。其中,曹丹輝、黃榮、黃萍三位正副局長都參加了上海電信接管工作,曹丹輝局長親自兼任了上海電信接管指揮處處長。

曹丹輝,1929年參加紅軍,是紅軍自己培養的第一批紅色報務員中的佼佼者。由于他敏銳地捕捉到何應欽的324個字作戰命令,為紅軍第三次反“圍剿”勝利立了“頭功”,受到上級親切接見和獎勵??谷諔馉幤陂g,他先后擔任新四軍無線電大隊長、總隊長,解放戰爭時期擔任華東野戰軍通信聯絡分局局長,成為紅色通信一線的睿智領軍者。

渡江戰役前,他就選調了300多名骨干,組成 “南下干部營”,一邊打仗、一邊學習。渡江后,又在江蘇丹陽,進行了一個月集中培訓。組織大家系統地學習接管城市的方針、政策和守則,并聽取來自上海通信業中的“地下黨”骨干的情況介紹,研究制定了穩妥的接管方案。

紅色種子 植入企業

接到進城命令后,一百多位電信接管人員立即分赴上海電信企業展開接管工作。

28日,軍代表力一、劉化鄉率領許志堯、兀會川、張鳳翔、劉嘉文等47名軍管人員迅速進駐位于沙遜大廈的上海國際電臺總部,在原技術負責人盧宗澄的配合下,很快完成了交接工作。經“地下黨”工作,在戰火中保護完好的真如國際無線電發訊臺立即恢復通信,并向全世界發出了“上海解放”的新聞。

同日,軍代表黃萍、李臨川帶領23名軍管成員進駐上海電信局。當天上午,在局辦公室分別約見原局長郁秉堅、副局長孫洪鈞和局中層主管人員,宣傳軍管會的接管政策,商量了接管程序。

方案報請上海電信接管處領導批準后,29日下午一時半,在局會議室召開全體軍代表和原電信局各級主管以及職工代表參加的會議。上海電信接管指揮處副處長、軍代表黃萍發表講話,宣布了人民解放軍的接管政策和接管上海電信局的方針。軍代表李臨川宣讀了上海軍事管制委員會布告全文、宣布將原交通部上海電信局更名為上海電信局,并就軍事管制期間上海電信局的日常工作、制度變更、工作計劃、人事調動、對外聯系等事宜作出規定。要求將局產及電信局的設備登記簿、營收統計報表、報話資料等,一周內造冊報送。

原局長郁秉堅不久請辭局長職務,專司此前就兼任的上海交通大學電信管理系主任工作,獲批后正式向軍代表李臨川、原副局長孫洪鈞簽交清冊。 

緊接著,在營長李臨川帶領下,“南下干部營”的郭隆輝、常思明、劉雪清、后弈齋等二十多位軍管人員,像革命的火種一樣撒入上海電信局所屬的上海市話局、上海電報局等生產一線,廣泛聯系群眾、展開了深入細致的工作。在電信局地下黨員和原管理人員的配合下,很快打開了工作局面。

李白精神 深入靈魂

1949年8月1日,軍管結束。在上海電信接管指揮處基礎上創建了華東電信管理局,曹丹輝任局長,黃榮、黃萍任副局長。為配合第二野戰軍轉戰大西南,華東局派副局長黃萍就率隊趕往南京接手了此前由二野接管的江蘇省電信工作,擔任江蘇郵電管理局首任局長;李臨川先趕到無錫接手蘇南電信指揮部任黨委書記兼指揮長,半年后又趕赴安徽,主持皖南、皖北電信指揮部合并工作,擔任了安徽省郵電管理局首任局長。

黃萍、李臨川調離后,華東電信管理局副局長黃榮正式兼任了上海電信局局長。11月黃榮調任廣西交通部部長兼郵電管理局局長后,“南下干部營”骨干郭隆輝接任上海電信局局長。

說來也巧,黃榮、郭隆輝和《永不消失的電波》中李俠的原型李白,是長征時一同翻越夾金山的親密戰友。1935年6月14日,紅五軍團翻越夾金山那天,遭遇突如其來的大風雪,到山頂時,狂風卷著雪碴像尖刀一樣打在戰士的臉上。盡管配屬在紅五軍團的無線電3分隊,前一天在政委李白的組織下做了充分準備,還從老鄉家買來了辣椒和生姜,煎水喝了御寒,還是難以抵御大風雪的襲擾。

負責挑運收發報機的運輸員老趙一不小心,滑向了一丈多深的雪坑,政委李白為拉住老趙也滑了下去。分隊長周維和報務主任黃榮、報務員郭隆輝趕緊把綁腿解下結成繩子,費了好大勁才七手八腳把電臺設備和老趙、李白先后拉了上來。

由于嚴重缺氧、加上救援時用力過猛,繼續前進時黃榮眼前一陣陣發黑,一個趔趄雙腳扎進了一個冰堆里。拔出時發現綁了些羊毛的草鞋黏在了雪坑里沒能拔出,轉眼雙腳就凍得發紫。大家給黃榮換上備用草鞋后,你扶著我、我攙著你,相互鼓勵著一步步翻過人跡罕至的夾金山。

一、四方面軍在川西北會師后,根據組織的安排,李白和黃榮、郭隆輝分別調到四方面軍不同的電臺。會寧會師后,由于黃榮、郭隆輝所在電臺又隨西路軍渡過黃河進入甘肅、新疆。等他們歷經了 “九死一生”的磨難回到延安時,比他們先一年到達陜北的李白,已派往上海秘密電臺。

后來,黃榮到新四軍江北任指揮部先后任通信大隊大隊長。郭隆輝派往皖南新四軍總部任電臺報務主任。皖南事變時,他隨曹丹輝大隊長一直堅守到葉挺談判被扣后,上機向江北華中總指揮部發出最后一份電報:“情況萬分緊急。密碼已經燒掉,請黨放心。東進!東進!我們是鐵的新四軍?!?nbsp;

1948年12月30日,就在第三野戰軍直抵長江北岸,準備渡江時,李白在拍發一份重要軍情電報后,不幸被捕。1949年5月7日,在當黃榮、郭隆輝隨三野進軍上海時,李白卻被敵人殘忍殺害。

上海解放后,組織上很快找到了李白夫人裘慧英,把她安排到上海電信局工作。直到6月20日找到李白遺體,28日舉行追悼會時,黃榮、郭隆輝才“見到”自己的“老戰友”。

擔任上海電信局局長后,為了傳頌和發揚李白為了信念寧死不屈的事跡和精神,黃榮、郭隆輝等歷任領導一直勉勵裘慧英,一定要把李白的事跡回憶出來講給后代,讓紅色通信精神代代相傳。  

由此,先后擔任過上海郵電技工學校副校長、上海郵電工會副主席的裘慧英,一直把傳播先烈的精神作為自己的一項重要的使命。李白為信念寧死不屈的精神,一直在上海電信廣為傳承,深深地融入了企業的靈魂。

1983年起,離休后的裘慧英,還義務到全國十幾個省市,做了千余場革命傳統報告。1985年評為上海市先進離休干部,1989年評為全國郵電系統優秀離休干部,1991年評為全國關心下一代先進個人。

初心不改 開創輝煌

1952年10月起,華東大區郵電管理局機構先后縮減、撤銷,曹丹輝奉命調任郵電部任長途電信總局局長、黃萍調郵電部工程局主持工作。上海電信局和國際電臺等機構合并,組成了郵電部上海電信局,郭隆輝調往江蘇接替黃萍擔任江蘇郵電管理局局長;當年三野“南下干部營”的教導員、黨委書記,后一直擔任上海國際電臺軍代表、臺長、黨委書記的劉化鄉,擔任了合并后的郵電部上海電信局的局長、黨委書記;1957年上海郵、電兩局合并后他又擔任了上海郵電管理局局長。

劉化鄉任職期間發揚紅色通信重視科技和科技人員的傳統,為上海和全國電信行業科研創新做出了突出貢獻。他領導了上海市內電話升位聯網工程,發現、重用并向郵電部輸送了一大批科技人才,領導籌建了郵電部的第一個電信科學技術研究所。1964年,郵電部決定調他進京擔任部郵電科學研究院黨委書記。

1958年,劉化鄉南下時的老搭檔、“南下干部營”副營長何永忠,從郵電部調來上海管局。一位當書記,一位當局長,又“搭檔”干了四年,共同書寫了上海電信的一段新輝煌。劉化鄉調北京后,何永忠擔起了上海郵電管理局的局長、黨委書記的重擔。

何永忠也是紅色通信戰線的老紅軍。他1932年參加紅軍赤衛隊,次年參加紅軍。在紅四方面軍萬源保衛戰中身負重傷,是280人敢死隊中幸存80人之一。1935年,他帶傷長征,兩次翻雪山、三次過草地。1936年三軍會師后又參加西路軍,是兩萬多人的西路軍中最后突出重圍進入新疆的420人之一。1938年回到延安,先到軍委三局53分隊工作,后派往新四軍,任四師的電臺副中隊長、新四軍重建軍部電臺中隊長。1949年任“南下干部營”副營長,領導接管浙江電信;解放后,任浙江省郵電管理局首任局長。1956年接替黃萍任郵電部工程局局長。1964年至1967年任上海郵電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1979年重新擔任上海郵電管理局局長、書記后,他初心不改,領導上海郵電走向改革開放。

敞開胸懷 廣納賢才

上海解放后,國際電臺在清理登記各電臺人員時,發現有一批臨時在電臺領薪水的特殊“冗員”,他們大多是來自南京國民黨交通部電政司及相關機構的業務和技術“官僚”。國民黨政府逃離南京時,他們和一大批通信設備一起,被裹挾來到了上海。到上海后,李宗仁的“政務院”動員他們帶著設備去廣州,上海的湯恩伯又“傳話”,讓他們帶著設備去臺灣。而這些專家大多對國民黨當局信心全失,不少人已心向北方。于是,他們一會兒說設備需要重新打包,一會說運輸車輛不夠,有的干脆說身體不好或家眷需要安置,等等,反正就是一個“軟磨硬拖”。結果,上海解放時,滯留在上海了。

國際電臺軍代表劉化鄉感到此事重大,及時向曹丹輝局長作了報告。曹丹輝隨即讓自己的參謀周華生去詳細了解情況。很快搞清:不僅國際電臺有這種情況,在上海電信局和海岸電臺也滯留著一批,總共有一百一十多人,其中有交通部的幫辦,電信總局的副局長兼總工程師,大多是處長及業務技術主管,還有不少是剛留學歸國的學者。曹丹輝了解情況后,覺得這些人不能作為冗員遣散,應爭取他們參加新中國的建設。這個意見報告軍委電信總局后,得到了王諍局長的支持。

于是,曹丹輝明確指示,對這些人,不僅不能遣散,而且要薪水照發、安排好生活。他還讓副處長黃萍帶領蔣熙奎、周華生、曹彬等幾位參謀,在天潼路的海岸電臺組織這批專家集中學習,做爭取工作。經過學習、討論,談心、交流,消除了他們的顧慮,絕大多數專家表示愿意為新中國電信事業服務。

學習班結束后,根據軍委電信總局的指示和大家的意愿,上海電信接管處把他們中的一批專家和當時上海電信單位的部分技術骨干,分批送到北京。正在籌備郵電部的王諍局長,親自出面接待,和大家親切座談。雖然桌上僅有清茶一杯,但王諍局長的胸懷和誠懇深深打動了這些專家,大家紛紛表示響應國家號召、聽從國家安排。

座談后根據工作的需要和大家的意愿,這些技術骨干都陸續得到了重用。其中吳朔平等二十多位專家留京組建了李強兼任所長、吳朔平任副所長的電信科學研究所。1952年這個研究所整編制劃給了國防科研系統,后成為了錢學森任院長的國防五院的重要組成部分。吳朔平擔任了五院的總工程師,梁思禮、沈家楠、黃緯祿等專家成為了我國導彈控制系統及航天、核潛艇科研的領軍院士。朱伯祿等一批高級技術專家直接進入郵電部擔任了技術領導工作。朱伯祿擔任了電信總局總工程師;盧宗澄先擔任郵電部設計局副局長、后擔任郵電部科學研究院院長。侯德原擔任長途電信總局副局長、設計局副局長期間,工作突出評為全國勞模;后擔任了郵電部設計院院長,郵電部副部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錢家治等一大批專家后來成為了郵電部科技局、郵電部科研院的領軍骨干。

收回主權 聯網升位

早在1882年,外國電話公司就利用殖民特權,由“公共租界工務局”核準,在上海的租界范圍布設電話網絡、開辦市話業務,并一步步把電話網絡的范圍非法擴展租界以外的一些繁華區域。 

當中國官辦電話開始建設時,他們又千方百計竭力阻撓,不允許中國官辦電話局的線路進入租界,甚至電路穿過他們已經霸占的城市中心地區也不允許。導致了鳩占鵲巢的怪象:美商電話壟斷城市中心地帶的電話業務,而中國官辦市話局卻被分割在城區四周。而且,美商電話與中國官辦的自動電話,技術制式不同、號碼重復使用,兩網相互分割,在同一個城市打市話,還必須通過人工轉接才能連通。

上海解放前夕,在聽取上海公共事業接管機構和電信業地下黨的情況介紹后,為穩妥起見,決定對外國公司先由上海公共局派駐聯絡員方式行使主權。軍管會接管上海后,在電信接管指揮處的支持下,上海公共局隨即派出聯絡員進駐在上海的各家外國公司,并通過正式文告形式對外國公司涉及上海和國家治安的電報業務提出明確的限制要求。由于政府對電報業務有效管制,加上中國上海國際電臺無線電業務的迅速恢復和快速發展,外國電報公司感到在上海再無“擦邊球”可打,以后幾年就陸續結束了他們長期壟斷的水線國際電報業務,關閉了駐滬公司。當時上海最大的國際電報外企——大北電報公司,則主動通過外交途徑提出了處理該公司在中國境內資產建議,后經上海電信局和大北電報公司多次協商,得到了妥善解決。

1950年11月下旬,抗美援朝戰爭開始后,美國對中國啟動制裁。12月,中國政務院針鋒相對,發布《關于管制美國在華財產、凍結美國在華存款的命令》。30日,上海軍事管制委員會發布軍秘(三)字第10385號命令,宣布對美商上海電話公司實施軍事管制,任命后弈齋為上海電話公司軍事管制專員。至此,1882年成立,歷經丹麥、英國、美商經營了68年的、由上海電信員工辛勤勞動而創造和發展的美商電話公司,成為了中國主權經營的公司。1952年2月,原美商電話公司全部并入了上海市內電話局。

歷史給上海電話留下了一個非常復雜而混亂的網絡攤子,但是統一的市話局組成后,管理體制和生產關系理順了,為系統解決上海電話網絡混亂問題提供了前提條件。

1953年郵電部上海電信局組織專門小組研究提出,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采用上海電話號碼升6位的方式,對兩個電話網同步進行技術改造。徹底解決兩網號碼重復混亂,五位號碼所剩無幾的難題,實現上海自動電話交換網的聯網互通。

上海電話網是當時全國最大的本地網,電話設備極其復雜,把原來的兩張網絡一步改造為一張6位號碼的同一網絡,國內無先例,國外也罕見。升位改造規劃得到郵電部批準后,上海電信局首先組成了一個方案研究組,用一年多時間,摸清了網絡的技術家底,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將三大難題一一攻克,最后在1955年形成了升位聯網工程的整體工程方案。

1956年10月,相關部門組成了以市話局為主的工程委員會,憑著自己的技術力量全面啟動了這個復雜升位聯網工程。經過近一年的努力,到1957年9月1日零時,順利實現了上海全市電話的升級聯網,把上海電話網帶入了完全由中國人自己主宰的、統一的電信網絡新時代。

原載《文匯報》2021年5月25日

亚洲日韩穿丝袜在线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