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通訊信息詐騙罪立法問題研究
劉愛嬌 2016-02-24 《云南法學》2013年第6期

在信息社會逐步成熟的今天,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由于計算機網絡、移動通信網絡與廣播電視網絡相融合,新型的信息犯罪也接踵而來,電信詐騙犯罪就是其中危害較大的一種新型詐騙犯罪形態。近五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電信詐騙事件可謂是花樣迭出,涉案數目逐年遞升。盡管得到了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為了重點防控采取了各種措施,但是從根本上來看電信詐騙犯罪并沒有得到很好的抑制。對于電信詐騙犯罪的研究,我國學術界根據電信詐騙罪犯的客觀要件,刑法通過兩個罪名來予以規制:即第266條規定的詐騙罪和第279條規定的招搖撞騙罪。但事實上,現有的刑法規定已經滯后,導致司法實踐中存在很大的問題。本文擬從電信詐騙犯罪的特殊性進行闡述,對電信詐騙罪進行研究。

一、電信詐騙罪概述

電信(telecommunication),是指在線纜上或經由大氣,利用電信號或光學信號發送和接收任何類型信息(包括數據、圖形、圖像和聲音)的通信方式。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電信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財物為目的,使用電信設備或通過計算機信息網絡、廣播電視,在信息空間中傳播虛假信息,使被害人因此陷入錯誤認識而自愿處分財物的行為。

二、電信詐騙犯罪的成因

(一)經濟因素

從2000年開始,我國興起了電信詐騙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蔓延起來,從時間上來看,是由于市場經濟條件下貧富差距擴大,拜金主義盛行引起來的,這個原因成為電信詐騙犯罪的原始動因;再加上為犯罪嫌疑人提供了犯罪條件的通信業和金融業在新技術的出臺、成長直至成熟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在運行過程中必然存在諸多安全漏洞,這是通信業和金融業的負面作用;以及電信詐騙的低成本投入、高回報率刺激了犯罪分子內心的私欲??偟膩砜?,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經濟因素是引起電信詐騙產生、發展和蔓延的根本原因。

(二)法制因素

導致電信詐騙犯罪快速發展和蔓延的重要原因是法制因素的缺位和滯后。從整體上來看,我國法律得到了長足的發展,這與依法治國戰略的實施是分不開的,但是由于經濟社會發展超前于法律制度的發展,特別是現在電子信息時代的興起,現有的法律不能夠調控和規制利用計算機、移動、電信等新型工具犯罪的經濟社會,所以我國法律在不斷地修改和完善。除了要有立法機關出臺新的法律解釋,還要有賴于司法機關的執行,在執行過程中,調查取證難、抓獲難一直都是困擾打擊電信詐騙犯罪的一個難題。

(三)被害人因素

在電信詐騙犯罪中,被害人因素起著重要的作用:貪圖小利是被害人遭受詐騙的主要原因,深知人性弱點的犯罪分子就是利用了被害人的這個心理,他們把貪婪作為詐騙的基本動因;被害人警惕性差是被害人遭受詐騙的另一個主要原因,不論是哪種類型的電信詐騙,最終取得勝利的關鍵環節在于被害人對于詐騙模式一點提防之心都沒有,對詐騙方深信不疑;最后是被害人常識性差,法律意識淡薄。這些特點都為電信詐騙提供了很好的生存土壤,也正是這些因素的存在導致越來越多的人上當受騙。

三、電信詐騙犯罪的構成要件

(一)犯罪客體

犯罪客體是指我國刑法所保護的,為犯罪行為所侵害的社會關系。侵犯刑法所保護的法益是犯罪的本質。按照犯罪行為侵害的社會關系的范圍,刑法理論將犯罪客體劃分為三個層次:一般客體、同類客體、直接客體。電信詐騙犯罪所侵犯的一般客體是指我國刑法所保護的為電信詐騙犯罪行為人所侵害的公私財產的所有權。電信詐騙犯罪所侵犯的同類客體是指利用現代化通信手段進行交流所維持的正常的公共秩序。電信詐騙犯罪所侵犯的又是直接客體中的復雜客體:一是直接侵犯將電子技術作為工具在不同地點之間傳遞信息的良好的公共秩序;二是直接侵犯公私財物的所有權,其犯罪對象一般只限于動產,并且是金錢財產,這是由它的犯罪特點所決定的。

(二)犯罪客觀方面

犯罪客觀方面,又稱犯罪客觀要件、犯罪客觀因素,是指刑法規定的構成犯罪的客觀外在表現。電信詐騙的行為方式表現在違反電信管理的法律、法規,利用通信技術工具實行的詐騙行為。詐騙信息、詐騙電話的內容主要涉及彩票中獎、購車退稅、電話欠費、信用卡消費、災區募捐、網絡購物、股票走勢預測等等。本文認為電信詐騙的特點為:犯罪手段隱蔽性、犯罪組織團體性、受害人范圍的廣泛性、作案范圍的跨境化。

(三)犯罪主體

犯罪主體是指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依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自然人和單位。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青少年智力身心發育都得到了更加全面的發展,而且電信詐騙是地區與地區之間分開的詐騙,詐騙行為人的年齡、身份是不被被害人所知道的,那么未成年人也很有可能成為詐騙行為的實施者并在行為中承擔重要的分工。近年來,在打擊電信詐騙犯罪的“獵狐行動”中,你會發現有很多就是雇傭大量未成年人進行詐騙。

(四)犯罪主觀方面

犯罪的主觀方面,它是指犯罪主體對自己的危害行為及其危害結果所持的心理態度。犯罪的主觀方面包括犯罪故意和犯罪過失,電信詐騙的主觀方面是犯罪故意,犯罪故意又分為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兩種,直接故意是電信詐騙的主觀方面,間接故意和犯罪過失是不構成電信詐騙罪的。在本罪中,非法占有公私財物并且想方設想占有是非常強烈的,行為人具有極強的主觀故意,這種故意往往又是直接的。

四、增設“電信詐騙罪”的立法建議

(一)現有刑法關于電信詐騙罪的規定

1.現有刑法與司法解釋的規定

對于電信詐騙犯罪,我國現行刑法沒有對其單獨作出規定。常見的罪名主要有:詐騙罪、招搖撞騙罪、合同詐騙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以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在司法實踐中,若電信詐騙行為同時觸犯多個罪名,那么應采用牽連犯和法條競合的理論進行定罪。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了《關于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電信詐騙定罪量刑進行了規定。

2.立法與司法解釋的不足

雖然現有刑法與司法解釋在一定程度上讓電信詐騙犯罪定罪難、缺乏統一量刑標準得到了解決,但是不足仍然是存在的,如:

第一,我國關于刑事責任年齡是以14周歲和16周歲為標準進行劃分的?!缎谭ā返?7條規定,已滿16周歲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防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普通詐騙罪的犯罪主體是已滿16周歲的人,而電信詐騙犯罪的犯罪主體有可能是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這個階段的人,但是在法條中這個階段的犯罪行為沒有提到電信詐騙。根據刑法規定,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實施詐騙行為不承擔刑事責任,而其父母或監護人對其進行的教育監管又不能行之有效。

第二,《刑法》第30條規定,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普通詐騙罪的犯罪主體只能是自然人,不包括單位。但是從國內外司法實踐來看,犯罪主體除了自然人外,還出現了大量單位利用信息技術進行詐騙的行為,并且如果只處罰單位的直接責任人,恐怕難以把損失的財產如數追回。所以,筆者認為,把單位也作為電信詐騙犯罪的主體。

第三,現有刑法對電信詐騙犯罪刑罰種類的規定是罰金刑和自由刑,但是往往只有這兩種刑罰,對于有特殊身份的人來說顯得有些不足。目前對于電信詐騙犯罪很多國家規定了資格刑,這主要是由于有些犯罪行為人具有高級電信工程人員資格或者電信工程人員資格,如果想讓這些人以后無法從事電信行業,消除犯罪行為人犯罪的土壤,那就要讓實施者失去實施此類犯罪的資格,從而在一定程度上達到刑法預防的目的。

第四,為有效懲治和預防電信詐騙犯罪活動,司法解釋針對電信詐騙行為查處難、取證難,詐騙數額往往難以查清的實際,根據刑法總則有關犯罪未遂的規定,專門劃定了“硬杠桿”,進行了明確、具體的規定,對電信詐騙數額難以查證,但發送詐騙信息5000條以上的,撥打詐騙電話500人次以上的,或者詐騙手段惡劣、危害嚴重的,即可以詐騙罪(未遂)追究刑事責任。這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一些問題,但是局限性還是存在的,它只規定了短信詐騙和電話詐騙,但這兩種只是電信詐騙犯罪類型之一,并且沒有對短信詐騙和電話詐騙進行詳細地解釋。

第五,兩高對共犯的規定,對明知他人實施詐騙犯罪,為其提供信用卡、手機卡、通訊工具、通訊傳輸通道、網絡技術支持、費用結算等幫助的,以共同犯罪論處。這里存在的問題是,對于共同犯罪中的主犯一般很難抓獲,所以即使根據事實認定了他的主觀故意,一切也是徒勞。對于共同犯罪中的非主犯一般容易抓獲,但是認定主觀方面的故意就有些難處了。

第六,以上是對實體的分析,在程序上我國也是存在不足之處的,《刑事訴訟法》對公安機關的地域管轄原則沒有作出規定,由于作案人是跨區域流動作案,受害人的受害范圍也很廣,這就容易產生互相推諉的現象。

(二)立法建議的具體體現

雖然電信詐騙犯罪已經有了現有刑法和司法解釋,但是不足之處還需要完善,在立法上的改善具體體現在:

首先,從構成要件上來說,電信詐騙的犯罪客體、犯罪客觀方面及犯罪主體相對于普通的電信詐騙是有其特殊之處的,由此可見,把電信詐騙犯罪單獨成罪,不僅在刑法意義上有說服力,就是在現實上也具有可操作性。在信息社會中,新技術的發展,尤其是數據、信息系統和信息產品的傳播及其作用的凸顯,催生了一系列全新的特殊利益(信息法益),有必要對其給予包括刑事手段在內的特殊、獨立的法律保護。筆者建議立法機關把電信詐騙罪劃歸到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中,對電信詐騙罪進行敘明罪狀的規定,既未遂犯的標準通過司法解釋來進行細化。

其次,根據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對電信詐騙罪的法定刑進行適度地提高。電信詐騙罪應該優化配置自由刑與財產刑,并附加資格刑。以財產刑為主,提高罰金數額,采取倍比制罰金刑,而不能把自由刑一味地加重甚至達到死刑,對有特殊身份的人取消高級電信工程人員資格或者電信工程人員資格。

第三,在司法解釋中增加對電信詐騙罪主觀方面予以推定的內容,不僅有行為人知道他人實施詐騙犯罪或者應當知道他人實施詐騙犯罪而提供幫助的,都應當以共同犯罪論處,這樣做可以減少司法證明責任。

第四,在刑事訴訟法中完善管轄制度,健全公安各部門之間的協作機制,如果涉案的幾個公安機關都可以管轄時,由最早立案的公安機關管轄,如果涉案的幾個公安機關都立案的時候,由最早立案的公安機關為主合并偵查,其他公安機關為輔配合取證。

第五,電信行業、銀行行業的監管機制通過立法來進行完善。特別是對于電信行業,應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真正建立實施“實質公正”的管制機構,通過電信立法明確其具體權限、領導任命、組織架構、經費來源等關鍵內容。通過管制機構,對電信欺詐信息進行有效地監管?!?/P>

? 亚洲日韩穿丝袜在线推荐